翡翠原石怎么打磨抛光,翡翠原石开窗蓝绿是什么

买玉网 玉器知识 5 0

星期天是要去大钟寺的,但不是去摆地摊卖翡翠手镯,而是先去看看什么情况。

老房东早上说也要去。他小孩上小学今天没上课,被房东老婆带去自己的理发店玩。

老房东把自己收拾打扮了一番。胡子刮得干干净净,上身白汗衫下身大短裤,脚穿运运动鞋。左手捻着一串金刚菩提的十八罗汉大手串,都盘出包浆来了,在阳光照耀下发出隐隐约约的内敛宝光;右手捏了个白手帕,随时擦拭着额头上的冒汗。肩上斜挎一只男式背包,背包后袋里插着一把纸竹质大折扇。

这不是活脱脱的北京八旗子弟的现代版装备嘛。今天才发现,原来整天醉醺醺的老房东并不老,也就四十多岁而已。

从海淀区去大钟寺,也是要坐公交车再倒一下才能到达。但是我们今天说的大钟寺,并不是旅游景点的北京大钟寺。而是去大钟寺附近的爱家收藏品市场。

大钟寺是供奉永乐大钟而得名。建国后又放入很多古代铜钟和青铜器编钟来补充为古钟博物馆。其中有一枚世上最小的青铜器编钟(香烟盒大小),距今已经有五六千年的历史了。

大钟寺的周边形成一个以爱家收藏品博物馆为主的古玩玉石工艺品交易市场。这里是北京最值得去玩翡翠赌石的地方。

我们在爱家里逛了一圈,发现这里的收藏品的确比潘家园摆摊卖得要精细得多了。玉石类中以水沫石、战国红玛瑙为最新潮。

水沫石,是缅甸翡翠的伴生矿。简而言之就是翡翠矿附近一起开采出来的。它是没有翡翠的硬度,没有翡翠的密度,也没有翡翠的色彩鲜艳且多种色。重量也相对较为轻浮。但是它大部分是无色的,有跟高冰种翡翠一样的通透性和水润感。所以早些年水沫石是很多不法翡翠玉贸易商用来冒充无色冰种天然翡翠手镯的最佳选择。甚至于很多专业的翡翠雕刻师都打了眼。因为水沫石是天然材质(没有充胶感),并且长得非常像冰种翡翠。

我后来总结出一个水沫石鉴定直接要素,掂重量。水沫石比翡翠要轻了许多。常年跟翡翠打交道的人一掂水沫石的重量,都会感觉轻浮了许多。只是我们并不是太注意。

一但心存疑问了,就要仔仔细细观察。那么才会发现,虽然水沫石很像冰种翡翠,但是它的致密度,光泽度(刚性),透光度都是比较翡翠有所差异。

后来水沫石中的精品也公开作为珠宝来交易。只是再怎么样,它都是评为“石”的,达不到“玉”的级别。现在很多瑞丽翡翠直播间都改口了,把它叫做《冰种水沫子》,这么一听,还真是高大上。

战国红玛瑙是那几年北方市场比较流行的新品种收藏品。我们中国古代作为佛教七宝的《南红玛瑙》,早就开采枯竭了。这几年所谓的“南红”,根本就是新品种。好比如自己家没有子孙,找了个比较像自己的族侄表侄来继承香火而已。

战国红玛瑙是纯粹的玛瑙新品种。在我国的河北宣化为主要发现场口。辽宁也有开发少量矿场。

很多网友可能都不知道为什么叫战国红玛瑙,这个“战国红”,其实是指战国时期的审美观点。孔子将五色定为正色,哪五色?红黄青白黑。又代表五方。又定了五偏色来辅助作为间色:绿(青绿),紫,碧(蓝绿),褚红,褚黄。而以上的五正色五偏色,战国红玛瑙上都能体现对应的色彩表现。所以叫做“战国红”。

我和老房东逛了一圈。他就迫不及待地带我去一家翡翠原石店。让我现场赌个石给他开开眼。

说实话,我是翡翠雕刻师,主攻方向是翡翠成品的制作与鉴赏。对于赌石切石,我还真的不擅长。

但是这个男人啊,都是好大喜功的。我硬着头皮上了。用强光手电筒仔仔细细地把店里的翡翠原石找了一遍。这家翡翠原石店都是拳头大小块的翡翠原石为主。也就是我们做翡翠原石生意平时说的公斤料。这样的货色,切涨的概率非常之低。店主一般报价也是小几百为主。

我脑子快速运转。赌石我不专业,但不代表我不会。这里的料,切大涨的概率并没有买彩票中头奖的概率高。不过搞个平手,倒是没什么大问题。

我很聪明地拿了三块开了点小窗的翡翠原石半赌料。有开窗的,就有了直接的参考依据。

这三块的半赌石价格不菲。都是过千了的货。这也是我故意的。那些两三百三五百的货色必定是高手筛选过的认为无价值翡翠原石。能够标高价的,必定是高手们认为有一定价值的翡翠原石。也省去我费脑力琢磨。

付了款,老房东和一波真正意义上的朝阳区吃瓜群众跟着我,去看我在门口切石机自己开料。

第一块就切出了油青种。它表现普通,也掏不出翡翠手镯。勉勉强强算是能值个三五千的专业评估价。但是吃瓜群众们已经是惊叹不已了。直夸我是翡翠高手。

第二块切出了紫罗兰,比较干比较脏的。我估摸着也是只能值个三五百,亏了。

第三块一切开,就直接玩完。里面又绵又裂又是没什么东西。破烂顽石一块。我被它的开窗靠皮绿给骗了。看来就一千多的翡翠原石我还挑有带绿窗的是犯了贪心的大忌。

我马上问,谁要这两块翡翠。吃瓜群众里还真有人要。老房东扯了扯我,叫我把那块紫罗兰的留给他。于是我就拿起油青种那块翡翠说:按规矩,价高者得。

其实这地方实在不如缅甸原石市场、瑞丽原石市场、四会原石市场、揭阳原石市场、平洲原石市场这些地方的高手如云。我的翡翠也就一个中年人要。没有竞价的,那就只好讨价还价了。我开价一万,他还价两千。最后以五千五成交。事实上我是清楚的,这坨油青种翡翠在大型专业的翡翠交易市场根本就是5000顶天了。

看我切涨赚了点小钱。房东对我的佩服那是五体投地。我心想着那块紫罗兰翡翠就按五百给他算了。没想到他跟我讨价还价了,只肯出三百。看来这喝酒时是兄弟,算帐时还是得算明白帐。我也无所谓,就给他了,倒是想看他要怎么倒腾这玩艺儿。

大钟寺之旅小赚了小二千块钱。这是我这段时间走了旺运带来的福气。我其实是做好了亏本的思想准备的。赌石这玩艺,十赌九亏。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