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貔貅图片翡翠貔貅a货回收价格图片

买玉网 玉器知识 6 0

条条大路行不通,黄金似乎成为年轻人唯一买得起、看得见希望的投资目标,同时,也满足了井莉莉们为了纾解压力而生长出来的消费欲,“我买不起大牌奢侈品,但千百元的金饰还是能负担得起的,看着也赏心悦目”。

文 | 高越

编辑 | 楚明

运营 | 月弥

黄金坑

历时一个多小时,宋昕薇终于将自己从“黄金坑”里拔了出来。她的战利品是一个金葫芦吊坠。下班后,守着直播血拼,成为她近几个月来最期待的时刻。

这些黄金直播间看起来大同小异,大多只有一双手,一只带着白色塑胶手套,手里握着一条条吊坠,另一侧的手腕上戴着七八条不同的手链。主播与顾客的沟通全凭弹幕:“给我找个葫芦”“455和506能对比一下么”“我要实心吊坠,好看就行”。主播亲切称呼所有人“宝贝”,再一一回应需求,至于成交,只需要一个“开”字,一锤定音。

主播会按着计算器,核算克重与手工费,再当面开好发票,最后将票子和饰品一起举在镜头前,喊着“要这个的宝贝,三二一,截图!”如此一来,一个订单即宣告完成,买主只要将截图和自己的账号信息发给后台,就可以付款等待收货。

金灿灿的直播间拥有致命魔力,宋昕薇第一次接触源于首页推荐,出于好奇点了进去,没想到“就像被吸进去了一样”,等回过神来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观看、开单,再蹲直播,这种流程被宋昕薇重复了多次,她总是觉得“下一件更美”,最享受“开”的那一瞬间,比在专柜购买“上头得多”。为了买得有计划,她还将种草饰品记在了笔记本上,详细到名称、品牌和克重,加在一起已经超过了几公斤。

▲ 某黄金直播间。图 /手机截图

她并不是个例。在社交平台上,买金爱好者会互称“贷款姐妹”,一边喊着要出坑,另一边却依旧掏空腰包买金。她们将这种矛盾归罪于“破产三姐妹”的吸引力,指的是名媛、万喜金和老庆云这三家金饰品牌,它们在电商平台上拥有着最大的黄金展厅,是买金者逃不开的黄金漩涡。

短短2个月,宋昕薇花了一两万元买金。到后来,甚至“不管是不是喜欢的款式,都先买了再说”,一个晚上就会花上几千元钱。在社交平台上,她的经历并不算夸张,有人自称“已经投入了七八万元,全凭花呗贷款”,还有人“预支了未来2年的工资”。

井莉莉同样入了黄金坑。曾经在她眼中,“穿金戴银”是土大款的标配,大多数年轻人也有相似看法。2016年,黄金协会曾发布《中国金饰消费趋势洞察》报告,显示18到24岁的年轻女性购买金饰的意愿只有16%,5成以上的人将其解释为:“老土、暴发户气质”“不符合我的风格”“像是奶奶辈才戴的东西。”

她们喜欢的是潘多拉和施华洛世奇等轻奢品牌,脖子上挂的是小天鹅和恶魔之眼,比起满目金灿灿,更钟爱饱和度低的“Tiffany蓝”。

今年是井莉莉的本命年,母亲提出要买个金项链“压一压”。走到商场柜台,她才发现与印象中大不一样,曾经围成一团的是“阿姨、奶奶这种老一辈人”,但现在几乎都是同她差不多大的90后。而且金饰的样式新颖,“一圈扫过去,几乎要挑花了眼”。

这与珠宝品牌开始关注年轻人审美有很大的关系。近年来,各大品牌乘国潮之风,将古老工艺与中国元素注入到黄金饰品设计之中,不仅采用了5G黄金、3D硬金、古法黄金、珐琅烤彩等新工艺,还推出了各式各样的新潮款式与联动文创。

井莉莉最开始买的是一个栀子花耳钉,之后又种草了“在逃公主蝴蝶结”吊坠、“机械小熊”吊坠和“转运珠”。身为皮卡丘的骨灰级爱好者,她更是把“皮卡丘”吊坠列为种草榜单第一名。除了本命年外,发工资要买、过节日要买、项目结束奖励自己更要买。

短短几年,黄金在年轻人眼中从“不敢发朋友圈系列”一跃而成为“年少不知黄金好”的“真香典范”。某红书上,以“黄金”“买金”为关键词的笔记多达293万条,一个个“女孩们都想拥有的首饰盒”里琳琅满目摆放着金项链、戒指、手镯等战利品,配文也多是“一入黄金深似海”“23岁女孩的小金库”等。

▲ 北京某商场,顾客正在挑选黄金饰品。图 / 视觉中国

打金

价格不菲的黄金,倒* 年轻人念起“省钱经”。

从几个月前开始,井莉莉在地铁通勤时多了一件要做的事:关注今日金价。一点点的涨跌幅度,都会被她详细记录在表格之中。慢慢地,她掌握了规律,“节庆必涨,过年涨得最厉害”。至于淡季,“大概是年中,算是入手的好机会”。

除了关注金价、货比三家外,更要联系同好,获取情报。爱好者们建立了许多黄金交流群,井莉莉也在其中,“什么时候有打折活动、哪家品牌开始促销”,她都了解得一清二楚。她还为此认识了许多柜姐,时常向她们打听最新款进行预订。小道消息知道得最快,“会告诉你现在贵,先别买,过段时间有优惠”。在门店买金,被柜姐领着,还能拿到折扣价。

井莉莉渐渐被科普了黄金套路:一口价的金饰太贵,手工费太高,按克卖才最划算。但柜姐往往不愿意推荐这类金饰,会用“款式不够新,不好看”“这种都适合上一辈人戴”来劝说年轻人购买一口价。

▲ 一对金元宝和一个金貔貅组成的手链,一口价在3000元左右。图 / 受访者提供

因此,井莉莉也走向了黄金展厅直播间,“款式上新快,经常减免手工费,还能叠加会员折扣与满减优惠”,比大牌柜台划算得多。即使是买了不喜欢的款式,宋昕薇们也宁愿拿着金饰去以旧换新或者黄金回收,为自己省出一笔差价。

在黄金圈,为自己打出满意的金饰被称为“成功下车”。年轻人们大多选择在网红打金师傅前排起长龙,宋昕薇就选择了颇有名气的“南京李师傅”。百货大楼还没开门,她就早早赶了过去,门口已经稀稀拉拉站着几个阿姨和同龄人,她以为这些人都是来购物的,没想到“一开门全都直奔李师傅,真的是用跑的”。

店铺呈开放式,可以看见打金全过程。人很多,甚至有人专门坐飞机来南京。宋昕薇自带黄金,只需要付手工费,她所选择的古法工艺每克15元,一般工艺只要每克10元。她庆幸自己离得近,能够当日领取,否则邮寄的话,至少要等上2个月。

更有甚者,连打金师傅的手工费都想省掉,试图自己打金。

陈九看中了某品牌的金饰,但困于专柜一口价价格太高,她看了某红书的“DIY打金帖”后,打算自己动手。陈九去了信得过的金店,亲眼看着一条1千克的金条被分批次剪下自己想要的克重,正式开始了陈师傅打金之路。

她首先在网上买了工具:烧金用的喷火枪,还有熔金碗、隔热垫和平头锤子等等。一般打金需要四个流程,熔金、敲金、花纹和抛光,前两个工序是最难的。很多人前期尝试时,喷火枪都会充不进去气,金块如果烧不红,只能半冷打,一敲就往下掉金末,形状难以锻成。只有气充好了,金块才正常变红。

锻打是一个漫长的重复工程,她一手拿着平头钳子移动金块,这种头不会把金块夹变形,另一只手拿着锻打锤子。先改变形状,等到金块没有延展性了再放在碗里去烧红,之后接着锻打,两个步骤来来++重复无数下直到满意为止。不过,陈九总是被溅起的火花烫伤。

最后一次烧红尤为重要,金条快速放冷,需要找到合适的手腕围度位置,敲掉多余金料,再将半成品卷成圆圈,继续调整形状。陈九没有焊枪,不能将接头处焊在一起,只能做成不封闭的镯子。

之后拿着圆头锤子做锤纹,“不需要技巧,按照喜好觉得好看就行”。专业的打金师傅可以在敲金基础上錾刻花纹,但陈九技术不够,放弃了这一步骤。从开始到结束,陈九的镯子一刻不停花了四五个小时。她下次打算试试戒指,“这个时间会短很多”。

▲ 图 / 视觉中国

攒金

“富时做首饰,穷时当盘缠”,是年轻人买黄金的普遍共识。

黄金热的回归,在部分年轻人身上也体现出了传统的一面。结婚买三金,是一些地方的婚俗,钟婷所在的福建莆田买金传统更是深入人心。她从大二开始,家里每年都购置一件金饰作为“嫁妆”,有经济条件之后,她自己也不时购入小件金饰,像是戒指、耳钉等。如今,已经积累了六七件左右,加起来价值1万多元。

更多的年轻人,无论男女,仍是抱着相同的“搞钱”打算,走上逐金之路。

在井莉莉看来,买金不意味着“壕”,相反恰恰是因为“穷”。她工作不久,积蓄不多,搭不上房车名表的快车,也没有投资古玩做生意的头脑。近两年,身边人大都走进基金圈,井莉莉也曾跟风买入,但基金江山一片绿,她不敢草草抽身,只得一直拖着成为一颗被收割的“韭菜”。

条条大路行不通,黄金似乎成为年轻人唯一买得起、看得见希望的投资目标,同时,也满足了井莉莉们为了纾解压力而生长出来的消费欲,“我买不起大牌奢侈品,但千百元的金饰还是能负担得起的,看着也赏心悦目”。

她不仅自己买,还拉着身边的朋友一起入坑,从一人蹲守直播间,变成了相约剁手“双十一”,甚至建了个名叫“淘金小分队”的群聊,用于分享最新的金饰消息。

▲ 图 / 《On Call 36小时》截图

攒金不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意识到,无论金饰多么精美,转卖时仍会有折旧与手工的费用损耗。“很难找到1:1兑换的,大多品牌都要求新金要加重20%,甚至30%”,承诺免费兑换的金店,在实际过程中,也往往推三阻四,言不符实。

为了利益所得最大化,井莉莉们开始选择投资金条或金豆豆。一颗豆豆的重量通常是1克,少数也有3克和5克。每个月买一颗,花费300多元,一年就能积累12克,积少成多。井莉莉现在最喜欢做的事情是拿出许愿瓶,将所有金豆豆倒出来,一边数,一边摸。上学时,有一个流行的电脑游戏叫做“黄金矿工”,她觉得自己如今就是一个拿着铲子、坐着吊车的真人版矿工,定期捕捞大小不一的金豆,攒成自己的小金库。

这种金豆豆同样可以通过直播间购买,主播通常拿着喷火枪和钳子现场切金,从一根很细的小金条上,一一分隔出小金块,再用钳子做成金豆豆,摆在旁边排成两三列,直播间内还循环播放着自编的++歌谣。

井莉莉每次出手都做足了功课,但仍然难免翻车。有一次,她一次性买了5颗金豆豆,但收到货后才发现有着不同程度的凹陷,申请退款被客服要求图片证明,但有的凹陷在手机自带滤镜下并不明显,只有肉眼才看得出来,难以申诉成功。

吃了亏的淘金者有着不同的心酸,证书可以作伪,客服可能失踪,其他人的购买经验仅限参考,唯一的检验标准就是火烧,“拿去金店烧一烧,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这是一场鉴定,同时也是赌局。

王大益遇到过一些赌输的买家,他主要从事打金业务,同时回收黄金。有很多年轻人拿着自己的金饰找他出手或者以旧换新,但有些金子在他看来,“假得不能再假了,一烧就变黑了,几千上万打了水漂”。

他印象最深的一次,一名顾客刚进店先问了当日回收价,听完数字后才拿出大大小小5样金饰,龙凤手镯、手链和吊坠,有的上面还挂着专柜价6998元的标签。但颜色明显发浅,王大益给首饰称重时发现,“写着四五十克的东西,实际上称只有二十多克”。这些首饰全是顾客在网上买的,商家打着5折促销的招牌,花了一万七八入手,结果赚钱变赔本。

凡是投资,必有风险,攒金江湖的水,并不如想象那样易于淌过。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如今市面上的金饰溢价日益增多,主要依靠款式与工艺吸引消费者。同时,金价涨跌受多种因素影响,绝非“涨时出,跌时进”如此简单。

最著名的故事是,金价曾一路猛涨,一度将近每克500元,许多人看好黄金涨势,陆续买进。但没想到“大起之后有大跌”,金价非但没能继续上扬,反而时至今日都再未重现当时的辉煌。在业内人士看来,想要投资“硬通货”,绝非易事。

许多买金者也在为自己降温。宋昕薇开始决定走出黄金坑,还给自己定下了规矩,以后一年只能买两次金饰,绝不多入。

灯光充足的直播间内,价值十几万的一条条金项链被散乱堆在红色垫子上,主播“今晚九点、限时抢购!”“免手工费的项链,数量不多!”的声音不时从听筒传来,里面的关键词吸引了宋昕薇,但她告诉自己,“我就看看,一定不买”。

(应受访者需求,本文皆为化名)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